2022Dodrupchen-Rinpoche.jpg

News

多竹千仁波切(Dodrupchen Rinpoche)1927-2022

Published on 04 February 2022

英文发布于2022年2月3日


我们人类往往会藉由如何将理论付诸实践来评价一个政治人物、人道主义份子或环保人士的可靠性或价值,但这样的评估并不容易。这个人言行一致吗?他们说话算数吗?很难看得出来。当这个人涉及有关灵性修道的事务,那就更难分辨了。


我们很多人都非常善于宣讲佛教教义。例如教授「无常」时,我们很会引用伟大释论的最好建言,并且背诵出佛陀有关无常的话语和诗歌。然而每当别人请求我们的原谅和忘记时,我们的心却变得硬冷。每当一个庞大愿景需要长期规划时,所有关于无常的思想都被碾碎。


我们有些人也许谈论菩提心时讲得头头是道,但在关键时刻,我们修菩提心顶多是为了累积福德,好在灵性道上前进,或者最糟糕的是为了我们个人的满足。如果你觉得修持菩提心有难度,等你听到大圆满和修持大圆满教法所需的条件就知道了。


大圆满核心教法的其中一项是不造作、无牵挂,换句话说,如何在举止、态度、世界观等上面,保持百分百的真诚与真实。如今许多人喜欢谈论「不造作」之道,但少有人能够修持并真正生活在不造作之中,亦即少有的大圆满的修持者。难怪伟大的大圆满上师一而再地提醒我们,大圆满教法和大圆满行者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


怙主多竹千仁波切被许多信徒,尤其是他的弟子们,认为是二十世纪稀有、现存的持明之一。这位无牵挂的「持觉者」,剽用创巴仁波切的话,是「真实威相(authentic presence)」的典范。就我个人而言,我不敢做此声明,我怎么能?只有持明可以认证其他持明。


即便如此,像我这样的人仍有其他方式可以证实一个人是否为持明,其中一个方式是听听我的上师们如何说。包括我自己的上师在内,许多伟大上师公开地尊怙主多竹千仁波切为持明。就我的经验,这些上师所说的每一句话,最后都证明是真的,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另一个方式是透过个人观察。


在此先说明,虽然我假装不是,但我对于符合社会期待、道德准则、当然还有政治正确等所有我喜欢玩的游戏很入迷,这本身显示我缺乏真实性。像我这样充满不安全感的人,我所做的每一个举动都产生出越来越多的伪善。这也许是为什么我的投射所创造出的世界似乎充满了伪君子──他们散发的谦恭根本不是谦逊;他们努力表现得惊世骇俗,基本心态却是非常保守;他们在众人面前显现朴实模样,但私底下放纵于过度的舖张浪费。


我们很多人接受、甚至试着夸耀一个随和、无牵挂的表面形象,但那不过是肤浅而已,世上很少有人真正的无牵无挂。这种缺乏无牵挂的副作用是我们的每一个念头和行动都是谋划或造作的。结果,见、修、行变得假装而虚伪──见地被夸大或低估(我们夸大究竟真理和低估相对真理)所遮掩,禅修是假装,我们的行为滋生出连续不断对自己和他人的评断。年复一年,我们谈论着空性,然而极小的批评就能深深伤害我们的心,一丝丝赞美就让我们明显地自大起来。


我从九岁时便认识怙主多竹千仁波切。尽管我的感知狭隘、有限,我仍多次见证到他的永不妥协。他是这个星球上少有的真正不妥协的人之一。如果我要讲述一些证明他是如何不妥协、不伪善的事情,会引起一片哗然,甚至会触发造成毁灭自己和他人的负面事情。就像青蛙以为自己居住的小井汇集了世界上所有的水,当它看到池塘并且了解到自己的眼界多么微小时,便惊吓得昏了过去。很多人可能不会相信半个字,其他人则可能吓昏了。只有一些人体会到,怙主多竹千仁波切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令人惊讶的真实性的证明。


那些不只在理论上也在实修上能品尝不造作法道滋味的人,将会体会到,这时代的人们受到了多么大的加持,因为当怙主多竹千仁波切行走于这个地球时,我们也同时存在,他是佛法活生生的体现。

宗萨蒋扬钦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