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成就法总集》教授

Published on 13 June 2022

现在,你们许多人已经通过小道消息得知我将进行一系列《成就法总集》的教授与灌顶,
这些都是密法的教授,而不是一般介绍性的佛法课程,也不是单纯的小乘或大乘教法。

我有一个「无可争议的理由」和一个「可争议的理由」来给予这些教授。让我有勇气给予这个灌顶的「无可争议的理由」是——我从我的上师那里得到了这个灌顶,而我相信我的上师比所有的佛陀都更加殊胜。(在这个时代,有很多人甚至在没有传承的情况下就给予灌顶,我在这里这么说,已经是非同小可。)

而「有争议的理由」是,在我慈悲的上师拥抱了我这么多年后,我仍然只是一个向往发心金刚乘的修行者。因此,我在此声明,我绝不是一个可以给予这一系列教授的合格密法上师,所以,为了你我的利益,请不要来参加这个教授或是继续往下读。

但如果你仍然坚持要接受这些教法,那么,我作为一个对整个佛法,尤其是金刚乘的衰微感到担忧的人,我会尽力将所有来参加的人都放在我的心上,这是因为密宗上师必须把每个弟子都看成自己唯一的孩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知道你的名字或持续和你保持联系。

对于那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参加的人,我建议您们按照密宗的规定,对我个人进行彻底的背景调查。你可以参考很多网站,特别是塔利亚-纽兰(Tahlia Newland)、马修-雷姆斯基(Matthew Remski)、乔安妮-克拉克(Joanne Clark )等人的贴文。

无论如何,请记住,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我对你而言不会是一种资产,而更可能是一种负担——有点像(那些需要另外付费的)超重的行李。当然,反之亦然——你对我而言也是如此。

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还有另一个原因让你们犹豫不决——你们希望接受这些灌顶,但你们已经有太多修行上的承诺,不确定是否应该再许下更多承诺。对这些人,我想说的是——我不在乎你之后是否会去唸诵其中一个咒字,只要你不放弃佛、法、僧,只要你不抱持着有些事情可能没有因果的见地就可以了。

相反地,我要你去忆念佛、法、僧的殊胜, 我希望你会被 「空性 」和 「缘起 」深深吸引。我希望你们能协助佛法的保存,使它能成长并发扬光大。这就是你们的承诺。

对于那些读到这里依然决定接受我的灌顶的人,我需要告诉你们,我们的关系之后将彻底改变。从此之后,你和我将再也没有谈判的空间,没有彼此猜忌,没有利益交换,也没有犹豫不决。在这里有点像客户不是至上的,客户也没有资格发号施令。

如果你想踢足球,你可能会受伤或有些淤青。如果你想戴着头盔和护垫来打足球,那它就不再是足球赛了。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应该澄清:我可能有许多与你不同的思维方式,无论是在宗教、社会、政治还是其他方面。例如,我不是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死忠信徒。

这并不意味着我讨厌西方。我真的不是。而且在我努力宣扬佛法的过程中,任何人都可以告诉你,我对西方人的关心程度并不亚于我对不丹人、西藏人或锡金人的关心程度。但我应该可以抱持一些有别于他人的观点,就像百分之九十的人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一些他们自己流通的印刷品告诉他们金正恩是个坏人就这么相信了。

这就是我的想法,我有表达它的自由。我之所以在这里说这些,是因为如果你真的对此有很深的疑虑,这可能会影响你对我的看法,如果这真的会让你从理智上、情感上,甚至你整个人都感到非常困扰,以致于让你觉得我没有资格成为你的金刚上师,那么你最好不要来接受这些教法。

当然,我们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也可以互相辩论。你完全有权利提出你自己的观点,如果它与我的完全不同,我也会完全理解。即使你是我所批判的自由主义者的缩影,身为一个密续的修行人,我仍然会紧紧地呵护着你,关心你在密法修持上的需求。

所以我们的意见分歧完全不会妨碍我们在金刚乘上的三昧耶。这就像我喜欢咖啡,不喜欢榴莲,而你喜欢榴莲,不喜欢咖啡一样简单。这不会对我们在精神层面上的关系产生任何影响。

——宗萨蒋扬钦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