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芭莎》专访《正见》一书的作者

2008年3月号《时尚芭莎》专访宗萨钦哲仁波切

   《正见》一书由李连杰、胡茵梦、赖声川、丁乃竺强力推荐,在中国精英群体引发热潮,2008年3月《时尚芭莎》杂志首次采访此书的作者,现摘录杂志采访文字与大家分享。

 

作者说:

    “在回答问题之前,我想先祝贺各位新年快乐,祝愿大家2008年好运连连!今时今日,每当我们祝别人“好运”时,不幸的是,我们总是会将所谓的“运气”与物质挂钩。当然,我并不否认“运气”与钱财或金银等物质相关。它们肯定是有关联的。要获得那些物质上的东西需要很多的运气。然而,还有许多别种类型的“运气”,它们或许更为重要-比如能够快乐的运气、能够享受的运气、能够与众不同的运气、能够有不一样想法的运气等等。这些特殊的运气非常困难,但它们其实更加重要。身为佛教徒,我认为要作一位心灵道上的修行者需要很多的运气。

    如我刚才所说,要与众不同是需要运气的。在今天的世界里,大家都一样,没有不同。每个人都有Louis Vuitton 的袋子、Versace的裤子与夹克、Gucci的鞋子,还有各式各样的赝品。当你走在上海、香港、北京或台北的街上,所看到的人们似乎都长得一模一样。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无趣。你在纽约会看到Starbucks、 麦当劳、Gap、Banana Republic等等;去到西亚图的时候,你会发现那里也有同样的商店;旧金山、欧洲也是如此。而今天我们亚洲人是这么努力地尝试着去抄袭这一切。因此,我们所处的世界,正逐渐丧失着能够与众不同的运气。相反的,我们是如此地沉醉于这样一个连锁的世界。去到Starbucks 的时候,你看它的杯子都是一样的;现今的人类看起来就是如此-每个人看起来都象“Versace”。所以我觉得要与众不同是需要很多运气的。

    最近我在南印度有个很有趣的经历。我在一个火车上,看见火车的车长前来收票。他穿着一套漂亮的制服,西装笔挺-夹克、大衣、领带等等-但在他的前额上抹着一层灰。在那个社会里面,这是完全被接受的。当我更仔细地端详着他时,才发现原来他赤着脚!似乎没有人认为有什么不对,因为并没有人注视着他。我觉得那是很特别的!如果你在上海或北京打着领带、披上大衣,然后赤着脚要踏入一间时髦奢华的餐厅,我想任何人都不会允许你进去,即使是守门员也是如此。只有当你穿上那枯燥乏味、单调无趣的同一套衣裳时,守门员才会让你入内。对我而言,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一个佛教徒就是要有点特别、思想要特别、看待世界的方式也要特别。因此我希望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在2008年拥有这种可以与众不同与特别的运气。”

 

1,BAZAAR:问:你的新书《正见》在中国出版后非常畅销,它和我们看到的传统佛教书籍非常不同,你为什么写这样一本书? 

作者:“现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我的第一本书,人们说在大陆中国非常受欢迎。若真是如此,我想这要归功于读者们。去年在北京的时候,我感觉到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似乎希望自己的思想可以与众不同。这让我觉得耳目一新。对于第一个问题,如果要很精确地回答的话,我觉得我的成功是个偶然。”

 

2,BAZAAR问:什么是佛教的“正见”?

作者:“现在回答第二个问题。佛法的究竟正见是什么,这很难以短短的几句话浓缩起来的。但是在这里跟大家开个小小的玩笑,其实佛法应该是最高等的革命性思想。因为当佛陀最卓越的弟子-伟大的龙树-向佛陀礼赞的时候,他说:“我赞叹这位超越见地的佛陀。这句话本身就极具革命性。每一个见地、每一个系统、每一个条规、每一个规范,统统都有缺陷。话虽如此,我并不是在说佛法的精要与无政府主义相等。无论是规则、规范或方法,这种种的一切,佛法都会全然接受。但是佛法只将它们当作器皿来使用:当你口渴的时候,喝水是至关重要的;重要的是水,而盛水的玻璃杯子则是次要的。所有的这些规则、规范、黄帽、红帽,那个传承、这个传统-这些全部都象玻璃杯子一样。超越见地,这似乎就是乔达摩佛陀之见地。但这个说来容易做来难。这是因为我们人类没有能够了解它的工具。当我说我们没有那些工具时,这并不表示佛陀的话语是非常的神圣的言语,并且需要解码。像我们一般的凡人,太习惯于一般的语言和一般的逻辑。像我们这样,相信4+4=8的人,就完全卡在那个逻辑当中;如果有人说8+8=9,对我们来讲就是不可能成立的!我们受限于我们的成长。你必须能够解开这些种种的逻辑,然后才能够体验到超越见地的见地。

    因为这是市场的杂志,那我该谈谈一些与杂志有关的。所谓的“超越理性”并非无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体验到。即便是在我们一般的世俗生活当中,有时我们也会体验到一点点。比方说当我们坠入爱河的时候,一般的逻辑是没有用的。当它发生时,它就这样地发生了。一切的逻辑都与你的情绪相违背,但所有的逻辑却都无法生效;你就是这样地坠入了爱河。爱国主义也是如此-有时在爱国主义的情绪驱使之下,我们会失去一切的逻辑思想。诗歌也是这样。有时候我们可以想出一个令人惊叹不已的诗句。Basho,一名伟大的日本诗人,可以就青蛙跃入池塘中的声音-这样一个极为寻常普通的事情-而制造出一句非常优美的诗句。至于艺术,当你创意灵感涌现的时候,所有的逻辑都将完全崩解。

    当我们对某些事物有一种感性、浪漫的感觉时,也是如此。就如我到了印度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无效:火车迟到、声音嘈杂、牛粪、在屋里的牛,还有猴子在你的顶上跳来跳去等等。但是因为我对此有一种浪漫的感觉,也因为对我而言这是如此地独特,所以我觉得整个世界应该付钱给印度,好让他们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在我看来,这比Starbucks、Banana Republic 等等都更有意思。因此即便是在我们一般人的寻常生活里面,我们也会有这样的超越这个理性的经验。为什么我们会坠入爱河呢?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我们确实会坠入爱河,即使它超越了我们惯用的逻辑理论。从佛法的角度来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这种“超越理性”的状态一直不断地扩大、增长,变得更多、更好。

    但我得说一说。物质主义现在已经具有庞大的力量。现在的人,写的不再是“超越理性”的诗章,他们写诗其实是为了让别人买他们的诗集。于是这诗的品质就会往下掉。艺术也一样。许多事情是为了商业目的而作的。同样的,佛法也逐渐商业化了起来。而这又进入到我们第三个问题。”

 

3,BAZZAR问:现代人的那些精神状态和生活方式令你担忧?你希望通过传达“正见”,给生活在商品社会中的现代人带来那些帮助?

作者:“灵性上的物质化应该是佛法的道路上最大的挑战。从一般世俗的眼光看来,在佛教的历史当中,佛教可谓是蒙受了不少苦痛。像我们看到佛法诞生的国家,也就是印度,但是你现在可以看到佛法在印度几乎已经消失了。阿富汗、印尼和巴基斯坦过去都是辉煌的佛教国家,但现在却无迹可循!但这其实并不是一种损失。真正的损失是什么呢?当物质主义入侵到寺庙以及修行者的内心是,这样的损失更为严重。寺庙被焚化、摧毁,都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它们是可以再重建的。”

 

4,BAAZAAR问:你认为今天人们普遍存在的对佛教误解有那些?

作者:“关于第四个问题,我很确定佛法经常会被人家错误地诠释。我现在只想得到一个相当重要的例子。一般的人都会透过佛教徒来判断佛法。那是不公平的。像社会主义,它的见解很好,但不是所有社会主义者都是好人。我是一个佛教徒,但如果你们透过我的行为来判断佛法的话,那佛法的麻烦就大了。但是你也要给那些象我这样的坏佛教徒一点功劳。毕竟,我们还是在努力。这很难,但我们还在努力。我们生活在一个理性、逻辑性、无聊和连锁的世界里面;却还试着想要与众不同。这是很难的。我们经常不会被受邀去参加舞会。”

 

5,BAZAAR问:你觉得今天西方人和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信仰佛教的出发点和态度有哪些异同?

作者:“接下来,第五个问题。一般来说,当西方人接触佛法的时候,他们都是用一个很批判式的心态、观点来趋近佛法。这个事实上对佛法是很好的,因为佛陀自己说过你必须要分析。有时候,东方人在趋近灵性之法道的时候,会种以盲目的信心来接受,这有它的危险性。”

 

6,BAZZAAR问:在现代一些中国人的习惯思维中,佛教时出世的,遵循佛教的精神和追求世俗意义的成功人生是矛盾的,学佛在现代社会是不着边际的,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作者:“第六个问题。令我觉得很有趣、也很迷惑的是当我听说中国人在历史上以及习惯上,一向来都认为佛法是超越这个世间的。佛法与这个成功的现实世界被看成是相违背的;基本上就是说佛法是不实际的。我觉得这是因为对佛法欠缺了解。如果你真的看佛法的主要见地,你会发现当今世上,佛法能够回答这个世界的所有问题。举一个例,就象今天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问题就是生态的问题。约两千六百年前,释迦牟尼佛已经告诉我们因与果的关系。如果我们真正地思维因果的话,在我们使用免洗筷时,我们一定会小心谨慎,三思而后行,这样子的行为其实可以直接就利益生态。

    另一个例子。在佛法里面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则是相互依存。就在全球化现象已蔓延到全世界的今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相互依赖。不久后,我们可能连一个秘密的念头都不可以有;将来有一天,我们无法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生起一个猥亵的念头。

    第三个例子:佛法里面谈到慈心与悲心。这到底有什么不实际的?这是我们所缺乏的。

    又一个例子。佛法当中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开示就是关于幻象。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完全被经济所操纵。如果我们认真地去观察经济,你会发觉再没有比它更虚幻的了。国家的增长以 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 来判定。但是如果你仔细地去看这个GDP 的话,你会发现它其实是全然虚幻的。这是因为你为了得到这个GDP的数字而摧毁了很多东西。当你以GDP 作为成长的指标时,你没有考虑到自己为了得到这个数字而摧毁的一切,因此在此我们其实只是在看其中一面。

    所以其实佛法是非常实际的。我觉得特别迷惑的是,为什么中国人会认为佛法是不实际的呢?中国人应当感到自豪,因为中国人是首先发明印刷术的人。你知道第一个有日期记载的印刷出来的书本是哪一本吗?就是金刚经。现在每个人都需要印刷书本。是谁首创印刷术的呢?是佛教徒生产了世界上第一本印刷出来的刊物。没有日期记载的,我们无从得知;但有日期记载的就是金刚经。这是百分之百的正确!我于此项目做过研究。你可以在“google”上面查看。所以可以这样讲,事实上佛教徒是发明了整个印刷术。所以怎么可以说佛教是不实际的呢?

    如果中国人要谈到所谓的国家尊严,那么他们应该经常推崇玄奘。他是可以说是世界上其中一位最伟大的旅行家以及人类学家。那他是谁?他是一位佛教徒。

    还有,现今在Christie’s, Sotheby’s等地方都有销售佛像。这些都是佛教的物品,富商们从它们的身上都赚取很多财富!那么佛教有什么不实际的呢?”

 

7.BAZAAR问:当今中国大陆的一些精英份子,他们拥有国内最多的财富,身上也肩负着最大的重任,您对于他们有些什么忠告?

作者:“可能这里我有一点点的种族主义。但广义上说,从许久以前,我们讲说“心灵”与“非物质”的层面,都是由东方输出到西方去的。对于如佛陀、Mahavira-耆那教的创办者、老子以及孔子等人物,我们对他们应该感到很骄傲。看起来现在整个世界的经济力量正在转变,好像现在是转向东方,如印度与中国。这些国家的领袖有义务将再把我们过去输出的智慧引回来,充分运用这些古老的智慧来领导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更和谐、更祥和。约二千六百年前,我们以东方古老的智慧来领导世界。现在我们也应该完满地保存这个古老的智慧并以相同的精神再度引领这个世界。这是因为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创造核武器的人并不值得骄傲,但是对于能够作为第一个思维出无二无别这样的想法的人-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

就是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