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健康》2013年3月采访--如果不是为了快乐

快乐是很多人追寻的生活目标。然而我们为快乐所做的许多努力,很多时候并未让我们得偿所愿。快乐是如此转瞬即逝,情绪病越来越高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时尚健康》特别专访《正见》一书的作者,对我们的情绪困境指点迷津。

 

记者问:您在新书《不是为了快乐》中提到,佛法的修行不是为了快乐,而是为了超越快乐与不快乐。为什么快乐总是那么难以得到?即使貌似得到也非常短暂和脆弱?

作者答:因为,一般所谓的快乐,是指当期望实现的时候。而当期望实现的时候……如果你去思考它,这句话(“期望实现”)听起来也是相当自欺的。所有的快乐都是如此。期望实现──那样的情况很少发生。而等到它发生的时候,你的期望也许已经提升,或者降落,或已左右摇摆。由于你的期望建立在各种不同的因缘的基础上,它永远永远永远不会如你所期待一般发生。

 

记者问:就大的环境来讲,我们今天的生活让人抑郁的因素比过去多很多,比如信息被广泛传播,人们之间方便互相攀比;食物不安全,环境污染,成功的标准变得越来越趋向物质,我们作为微小的个体如何能与这种大环境抗衡?

作者答:纪律。保持纪律,不做超乎所需的购物。保持纪律,不总是寻求捷径。纪律,这类微小的容忍力,比如无论去哪里身上都带着一个杯子。这些细微的纪律将让我们行走得更长更远。

 

记者问: 现在很多都市人患有抑郁症,包括老人和少年,您曾经建议过对治抑郁症起码要持守戒律,比如早起。您能给有抑郁症或有抑郁情绪的人更多一些建议吗?比如为什么知道那么多的大道理但还是会想不开,“想明白”能管用吗?

作者答:如许多事物一样,抑郁症也是出于某种习惯。如果你仔细去想,习惯是集合而成的。讽刺的是,习惯之所以成为一种习惯,是因为我们有纪律。就像是如果我们饮酒的纪律强大,那它就形成一种习惯。所以我们应该做的就是要使用相同的策略来攻击它。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习惯、纪律是必需的,比如早上起床。再加上还有许多其他形式的纪律,可以让你抗衡许多一般的抑郁,比如瑜伽,以及留神提防那些荒谬的野心。

 

记者问:抑郁的对面是快乐吗?能走过去吗?怎么抵达?

作者答:它可以显现为抑郁的对面。但是,很多时候,一种快乐也可能是另外一百种抑郁之因。


记者问:抑郁了,人会试图释放情绪,但常常可能会引来更糟糕的后果,反而加重了抑郁的情绪,如果不得不消解紧张的情绪,您建议怎么处理?

作者答:释放那种情绪上的抑郁的最佳方法就是观修。因为,我认为试图往外发泄或让它爆发是错误的做法。因此,观修是如此的重要。我说的并不是什么新奇怪异的观修。它可以如仅仅看着一朵花那样简单,就只是几分钟,仅仅看着它,并且不去判断,也不被各种故事给牵走,即便是关于花的故事。

 

记者问:面对生活中的突然变故或灾难,比如生病,亲人去世,很多人并没有做好准备,所以手足无措,非常痛苦,我们如何才能做好准备?

作者答:这就是为什么修行之道如此受推崇,就是为了让我们做足准备。当它来临时,如果你没做好准备,那就有点为时已晚。因此当我们还健康、健全、清醒的时候,我们应当做足准备──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记者问:现在引起焦虑的因素很多,肥胖、感情危机,失业,女性比起传统社会要面临更多挑战,有什么可以使我们不必遭受这么多的压力?

作者答:我再次重复:观修。压力的出现,其实是因为缺乏自我内观。我理解人们为什么不喜欢进行观修,因为觉得它很沉闷。对现代人而言,沉闷无聊的定义就是在无处发泄、没有娱乐。殊不知那些东西其实很顽固地、坚决地、危险地将抑郁与所有这些问题胶着在一起。而一点点哪怕只是五分钟的沉闷无聊、自我内观、和什么都不做将为你添购许许多多的自由和快乐。


记者问:作为抑郁症患者或有抑郁情绪的人身边的人能做什么呢?讲道理常常变成了无效的磨嘴皮,忍耐又常常有限度,不耐烦又会使对方受到伤害,什么才是有智慧又慈悲的方式?

作者答:这又回到观修上去。有时也是可以一组人一起观修。这挺不错的。就像人们聚合起来一起喝茶、喝咖啡、看电影一样,人们应该形成一种文化,就是大家聚合起来一起坐下,五分钟或者十分钟,什么都不做,只是静观,然后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