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中文版采访《正见》的作者

1. 心理杂志编辑问:
    请看我们年初在网上进行的调查。这也是第一次《心理月刊》用坦率而直面的态度 和她的读者交流“死亡”、“丧失”这些话题。您从这些数据的反应中, 看到了什么?

    作者:
    首先,我想说,我很高兴这在中国 出现,因为我认为,通常亚洲人,特别是在中国,对长寿有着某种有趣的 执著。
    有许多长寿的象征: 从某个长胡子的圣者的形象,直到细微的东西,比如寿桃,长寿的符号, 等等。
    同时,从我过去与中国朋友(有限)的经验中,我注意到,死 亡被看成是非常阴暗的事——是应该避讳的事。
    所以,死亡成为了一 个“话题”——不忽视死亡——是件很好的事。我说这是件好事,不仅仅 是因为它是件很“灵性”的事,而因為它是一个事实。不管你喜不喜欢, 死亡是会发生的。不回避事实是很好的,从这点看,这个调查是件相当好 的事。
    当然,看到这个调查,我有自己不同的诠释,不过,我不觉得 它们很重要。我发现到的一点是,我认为它显示出“死亡”这个现象没有 真正被研究或思考过。我们显然没有思考过它。
    除此之外,我们都还 没有死。当有人去世时,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观察。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去观 察,可是,我们试图尽快地忘掉它。当今世界的整个文化就是试图让我们 忘记“死亡”。
    这个调查清楚地显示出我们没有正确地了解“死亡” 。举例来说,假如我们问同样的问题关于梦,,这一点就可以被清晰地表 现出来。我会很感兴趣去读一读,对于这样的问题的调查结果,比如:
    “当你在做一个美梦时,你最惧怕的醒来方式是什么?”
    或者: “你害怕醒来吗?”
    我们还没有死,可是,我们做过不少的好梦或噩 梦,我们对梦确实有些了解。我们知道,不管是被一桶水浇醒,被闹钟吵 醒,或者被别人捏我们的脚趾头弄醒,这都不是那么重要。过一会儿之后 ,我们是怎么醒来的就真的无所谓了。
    如果我们对死亡做一点研究, 我们对于死亡的态度可能会改变,而且,我们也许会对从梦中醒来问同样 的问题。这就是研究的作用。
    把它看成梦,是另一种方式去看待被我们称作“死亡”的现象。这只是 一种训练——我不是在说这是唯一的方式。。。这种态度也许是需要的, 这也是研究的意义。

2. 心理杂志编辑问:
    在灾后重建的过程中(也包括 金融危机爆发的过程),尽管不断有报道说,有人不堪承受这些巨大的打 击选择了结束生命,但我仍看到绝大多数人以更顽强、近乎生命本能的力 量重新开始让生活有序化、继续带着希望活下去。在您看来,人与人为什 么会选择不同的生命态度。那些无力的人该被赋予大的同情还是该被谴责 ?选择继续活下去的人,那希望本身有力吗?

    作者:
    再次,我抱歉地说,我是被训练成佛教 徒的人,只会说些很灵性的东西。这对人们来说可能很无聊。我想指出, 这是一个完全被物质主义驱使的社会会做的。它拒绝其他所有的价值。而 只赋予一种价值——“经济增长”。这是你唯一的价值,你唯一的目标, 唯一你所知的人生。这是你认为唯一重要的东西,当它无法运作,所有的 希望都没有了。
    “一个灵性的人可能会同情这些人,有机会的话,会告诉他们“嘿,你 看。生命中除了劳斯莱斯汽车和豪宅,还有别的东西——比如诗词,歌曲 ,看看大海,呼吸新鲜的山间空气。。。而且,如果你更敏锐,还有东西 比如禅思:看着你的愤怒,看着你的欲望,看着你的骨骼和肌肉。”
    那么,如果市场崩溃,如果你有一种灵性的价值观,你将持一种不同的 态度。

3. 心理杂志编辑问:
    为什么经历了汶川这么重大的 地震事件,人们依然觉得死亡是一件离自己很远的事情?这样的态度里有 自我保护的意味。从佛教的角度看,或者从您个人的角度看,您觉得这说 明了什么?在同样经历了08年之后,您个人对待“死亡”的态度是什么?

    作者:
    我们故意让自己远离很多事实和真相。死亡 這實相更明显是因为它是必定发生。所以,有时候人们还會提及它。還有 很多其他的事实我们在试图远离。这本身就告诉我们灵性的价值是多么重要。
    当我说灵性价值,我不是在说向某些天神或某些外在资源祈祷求救—— 比如打911
    我在说的是思维,以便使我们能够习惯,或接受真相。接受是很强有力 的。如果你学习去接受一个事实,这是相当有力的事。这就是我个人认为 的灵性(道路)的作用。它发展出技能去接受某些事实。听起来也许容易 ,能够接受需要大量的训练。
    我必须接受,如果我能活90或100岁,我一半的日子已经逝去了。
    我不能只是理性上接受它。我必须实际上真正这样想。我应该买多少東 西?我应该构建多少房子?基本上,我在谈的是为我们的人生做“预算” 。
    这可能真的能把我从虚假的希望与期待中解救出来,使我更友善等 等,并且让我的生活很简单与快乐。

4. 心理杂志编辑问:
    在我们的调查中,有接近半数 的人,都希望死亡是突然到来的,但如果我们平时都很少想到死亡,这种 “突然”会带给我们什么?

  作者:
    我会说,这完全取决于个人。根据佛教,死 亡不是如同火焰的熄灭或湿气的蒸发。“死亡”不是大“结局”。你的意 识是继续的。
    所以(佛教中)没有这类哲学。死亡仅仅是这个所谓“身体”集合体的某 种功能。意识仍然延续。而且,依据佛教,如果有任何痛苦或愉悦,理解 痛苦和愉悦的心是继续的。
    所以,希望突然死亡的人们也许是在想,如果只是人死如灯灭,之後也 就没有人在体验,他们可能想,因为没有人在经历,那么突然死亡会更好 。
    但是,那些相信有意识的人无法忽视(它)。也许因為 没有机会写遗嘱,做些祈祷或者和亲人说话,就死去了,而感到更痛 苦.  意识到“我突然死了!”,是可能痛苦的。
    与此同时,对于灵性上成熟的和长于思维的人来说,也许一个突然的死 亡是好的。無需经历所有的身体的痛楚! 你的心是完整无缺的,而且由于 你的灵性成就,你是清醒的。你知道如何去处理死後會經歷的狂乱和幻觉 。
    同时,为了有时间去逐步禅思,有些灵性修持者也许喜欢一个渐进的死 亡。
    所以,这因人而异。

5. 心理杂志编辑问:
    在08年,很多人经历了迭荡起 伏的大悲大喜——无论从大自然还是到人类社会本身发生的事情(如雪灾 、地震,奥运、毒牛奶事件、金融危机),都会让人在产生强烈的无力感 的同时,又升起振奋感,我们如何消化、理解这些剧烈情绪,该用什么样 的心态去面对未知的09年。

   作者:
    抱歉我又要回到,学习我们人性状况的事实 真相这一点上来,这是我们不得不做的。
    我们必须从已经发生的当中学习。不过,我說的学习,不是以便防止它 再发生。我们对此无法控制。如佛陀所说:“一切和合之物都必定会分解 ,衰败而成为无常” 。
    这一点需要被思维。我再三地这样讲,是因为现代社会里的所作所为与 此恰恰相反。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试图去忘记它。人们会让你以为,所 有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再发生:“让我们来修筑更好的道路,更好的住房, 吃更好的药,努力创造更完善的安全系统”等等。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可行的,不过,这一切最终都无法帮助我们。这不 是振奋人心的消息,不过,这是我们可以学习的东西。

6. 心理杂志编辑问:
    您提到“击败我执,是比一切 真实或超自然的能力更大的奇迹”,我们要怎样理解这句话,在面对人生 重大的丧失问题面前,去除我执可以帮助我们度过这些难关吗?

  作者:
    绝对可以,因为如果你已经消除了自我,“ 丧失”或“失去”这个词就永远被改变了。如果你已经改变了这个词的含 义,你肯定不会经历这些还没能粉碎自我的人,所经历的。

7. 心理杂志编辑问:
    证悟是超越一切概念的,但世 间存在的各种概念不正恰恰是人类赖以从无常世界里获得确定感、获得安 慰的基础吗?但我们说要超越一切概念时,会有很多人问,那么那些慈悲 的概念呢?也要被超越吗?

   作者:
    是的。当然。我们还要超越使用的工具,方法 ,和我们修的道路。只要我们还没有超越這些,我们就还不是一个成就了 的人。已经成就的人,用经典的佛教用词-- 已经“到达彼岸”的人, 不仅 超越了问题,而且超越了解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