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波切关于“女友、恋爱中态度”等问题的回复

有人问:仁波切您在《南方人物周刊》采访中提到你有女朋友,这件事让许多人感到困惑、不解,甚至难过,请问您是出家人吗?

仁波切答:首先,有一点很重要,大家应该知道持守出家戒律并不是修行的唯一方法。很多传统的社会让你相信,做一个好的佛教徒,就一定要是个出家人,不是吗?很多人似乎受到这样的影响而这么认为。大家应该知道这不是真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出家戒」只是佛陀许许多多教法中的其中一个,只是八万四千法门中的其中一个,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教法可以遵循。

即使在声闻乘这样非常重视出家戒律的传承里,在家众也从来没有被排除在外。佛陀传授了在家众如何证悟的道路,而了解这一点是绝对重要的。否则佛陀的教法会变得非常片面,变得只是为某种类型的人而传授,那问题就大了,佛法会变得像另一种阶级制度。

而另外一种极端的想法是人们因为误导而相信密乘就是没有戒律。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我这样说对不对?一般人会想:「噢,如果你是金刚乘或密乘的修行人,你就不用受戒,你可以有女人、喝酒啊等等东西。」这也不是真的。有非常多的密乘修行者是修持出家戒的。

所有佛陀的方便法门都是如此,当它们慢慢地进入人的意识,遇到了人的习性、传统、禁忌、心理障碍、假设和坚持的原则,这种种因素就可能影响佛陀教法被修习的方法。

譬如说,在西藏,像大宝法王、甘丹赤巴之类的寺院,如果它们的传承上师突然有了女朋友或结了婚,一般人,甚至我自己,都可能会感到非常惊讶。虽然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例如第六世的达赖喇嘛,他虽然没有被逐出寺院,但他的作风就没有被当时的社会大众所认同,但现在当我们回顾他的一生时,人们反而很浪漫地说他是位伟大的瑜珈士等诸如此类的事。

其实你是否要做出家人,这完全是你个人的选择。佛陀所传授的修道,从来都不是由阶级、信条或职业所决定的。这是一条非常个人的道路。虽然说修行的方法不应该被传统或文化所左右,但它的确被人的局限所决定。我不是说这样好或不好,但人心就是这样作用与表现的。

好,现在说说我的传承。我所属的传承对于我应该出家或当瑜珈士并没有特定的期待,完全没有。例如蒋扬‧钦哲‧旺波,对外从来没有佛母,但是蒋扬‧钦哲‧确吉‧洛卓有。你知道「佛母」是密乘的语言吧!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事实上即使到现在,一直有一群人因为种种不同的原因,希望我会受完整的出家戒,尤其是我年轻的时候,现在比较少了。就我个人而言,我必须说我从来没有很想出家的渴望,而这有很多的原因,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我的个性,这是真的。而且,长大后我所处的环境,你也知道,尤其是这个现代社会,要作一名出家人真的很困难。我所谓「我所处的环境」指的是我身边总会围绕很多人,彼此之间就会因此而生起很多的情绪。

你知道吗,如果你是一个隐居深山,生活简单的出家人,那没有问题,你没名,也没有人会来看你,那么你成为一个好的出家人的机会就很高了。但是当你顶着某个传承的头衔,加上各种的宣传,你就被放到了一种处境,一种被社会设计来吸引很多的人处境。而当人与人之间有了吸引力,那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吸引力,不单只是所谓的虔诚心而已。我越了解这一点,越清楚我自己的个性,越觉得虚伪假装其实并不好。再加上我认为出家戒律的现况在所有佛教传统都不太乐观,所以我从来没有很想成为一名出家人,虽然我的确认真地思考过很多次。

同样地,也有另外一群人,可能比之前那一群人还要多,他们因为我身为敦珠传承长孙的身份,很希望我可以结婚,生下传承的继承人。我用我非常奇怪的逻辑来想这件事情,做出家人或是做父亲,对我个人和我的性格而言,问题是一样的。我会是一个好的父亲,好的丈夫,有美满家庭生活的人吗?我得说从我的个性来看,我想应该不会。

而且我同样会有现在的责任,吸引很多人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有分别心,而且你知道吗,我不能说女性不准靠近,我只教男性(虽然说现在的男人也有不同的性取向),因此你可以预见作我的太太会吃多少苦。只有一件事我会跟所有的女孩子说,那就是不要觉得喇嘛们、仁波切们好吸引人,不要掉到那个陷阱里,因为那会是一个非常悲惨的生活。

问:但是你为什么有女朋友?

仁波切答:因为以上种种的原因,还有因为我不是圣人,我还没有战胜自己因为不安全感、希望有人陪伴与享乐的需要,你知道就是那些所有和轮回绑在一起的需要,所以,对,我有女朋友。如果你问我,我是不是一个好的男朋友,我想不是,而且以目前的情形来看,我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丈夫。

问:谈恋爱的时候,你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去看待爱情?

仁波切的回答:什么样的态度?恩,谈恋爱的时候,会出现两个我:我的大脑和我的心。

我的大脑里会有各种讯息跟我说世间没有任何事情会真的成功,尤其是男女关系,尤其是当两个执著的自我相遇的时候。你说对不对?光光是一个我执,和它用各种表现和行动所付出的努力都难以成功,那么,当两个我执、两个充满不安全感的人相遇的时候,他们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然后,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听过也读过很多关于无常,关于情绪的把戏,关于人的种种不安全感的事。……但可能我听的还不够多。

不过,从佛法的角度来看,我得说知道这些事情真的是一种加持。虽然我不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虽然我没有真的在实践我所认识的修道,但至少我的大脑里会不断地出现这些讯息来提醒我自己……当你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变得盲目,你不会想到这些事情,你的理性不见了。当然如果你遇到一个对的人,在某种对的状况下,在某种程度或在某段有限的时间里,你可能会如愿以偿。但我还是要说,就因为我脑海中有这些珍贵教法的加持,让我不至于被冲昏了头。

当然,有时候我的心会胜过我的理智,或差一点就赢过它,或真的赢了几天到几个月的时间,但结果我大脑中那些佛法的讯息又会重新取得它们的领导地位。所以,我想即使是一般人,都应该有这种大脑与心之间的平衡作用,这么做只会对他们自己有好处。

因为我自己亲眼看过许多人在遇到感情问题的时候,完全失去大脑的理智,全凭心的感觉做事。我会觉得他们好可怜,好盲目。但我也遇过有些人,他们对感情的态度是完全负面而悲观的,或是非常害怕被自己的心带走,他们非常理性,讲求逻辑,很怕爱上别人,我觉得那样也不好。

问:为什么?

仁波切答:不然人生就没有什么意思啦!你懂吗!(笑)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问:因为我想大部分中国人会觉得这些事是你应该要舍弃的,为什么还要在人生里追寻这些东西?

仁波切答:喔,不对,如果你能够舍弃,那么舍弃它们。但是光光只是对情感感到悲观,并不是舍弃。你只是感到悲观,那也是另外一种苦受。你也应该练习勇敢。

问:那你为什么穿僧袍?

仁波切答:你说的没有错,大家可能很困惑我穿的衣服为什么和一般出家众的僧袍很类似,尤其是对那些不了解的人来说。其实我穿的衣服,大部分的衣服,并不是出家众的僧袍,但希望大部分的人能分辨两者之间的差异并不公平。

其实我应该留长发(根据在家修行的瑜珈士传统),但是我真的没有什么头发,我的这个特徵还被我的一个学生静蕊大肆宣传,他叫我「秃头」!你觉得呢?

但是有一点我想要澄清一下。在藏传佛教里有一个传承是即使修行人自己有伴侣,他们还是会穿僧袍。蒋扬‧钦哲‧确吉‧洛卓就是如此,顶果钦哲仁波切也是如此。我现在绝对不是说我有权利效法他们,西藏话里有个谚语:「老虎跳得过的地方,狐狸最好不要尝试,不然的话它只会摔断骨头。」所以我绝对不是想模仿他们。但就如同上一世的噶玛恰美仁波切所说:我们正处在一个「踏(tak)」(藏文)的年代,「符号」的年代。

我们所相信的是,在佛陀进入涅盘后,佛陀所制订的「戒律」将经历四个年代。在争议的年代过去之后,就是符号的年代。而代表佛陀的符号就是僧袍,僧袍据说能让人深深生起对佛法的虔诚心,这也就是为什么噶玛恰美仁波切与许多过去和现在的宁玛、噶举派上师们都遵循这个修行的方法,而我个人也很仰慕这个作法。因为,如果我们连僧袍都失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有件事我一定要说,我永远不知道将来事情会怎么发展,我可能在某一天、某个时间、某一年就出家了,但我也有可能结婚,那也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