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初仁波切的最新回复

问题1,如何能见得上师的功德,或者说如何做到视上师如佛,两年来,我一直被这问题困扰着,我上师是:噶玛洛桑达吉仁波切,他可以把我带上解脱道吗?我好多次的怀疑,也好多次的祈请佛陀给我答案?
仁波切答:要能做到这一点的确很难,因为这真的不容易。在修行上净观是其中一门非常困难的功课。我建议你在进入上师弟子关系之前,先多听闻与思维。

问题2,空性和法性是一个概念吗?有什么不同?
仁波切答:两者完全相同。空性比较像是本质,而法性比较像是一种特质。就如同阳光一般,有光和光的特质。

问题3,修行是不是一定不能吸烟、喝酒呢?
仁波切答:不喝酒不抽烟会对你的修行有帮助。

问题4,佛陀在八正道里提到正命,意思是正当的职业。弟子的职业恰好是现代社会非常流行的占星学,平时主要写运势,有时候做个人咨询,包括算命的成分。其它工作没兴趣,请问仁波切,弟子应该怎么做?自己总在发愿“愿自己的工作更如法、更有意义”。一直这么发愿,事态就会逐渐朝着积极健康的方向演变吗?

仁波切答:不论我们做什么,如果我们能具足三殊胜,那每件事情都会变得有益。也就是正确的发心,做的时候不带骄慢。无论做了什么,都回向给众生。

问题5.您在《正见》中说“一切情绪皆苦”、涅槃亦非快乐,照这样理解世界上是不是就没有快乐存在了?那么,我们听笑话、做善事之后的那种快乐又怎么解释?没有快乐的对比又何来痛苦之说?
仁波切答:我们所说的“快乐”一词的特质是可靠且永恒不变的。听笑话或做善事所得到的快乐既不可靠,也不永恒。所以我们所说的是持续更久的“快乐”。
  问题6,“一切事物皆无常”这句话本身是否也无常?
仁波切答:是的。

问题7,根据“一切事物皆无常”,四法印也应是无常,修持四法印不正是执着于无常,是不是无明?
仁波切答:四法印的概念是非常无常的。

问题8,一个人真的能彻底忘记不堪回首的过去吗?比如小时候遭受长期的虐待,比如看着父亲生不如死最后让他在痛苦中去世,我是将毕业的学生,佛法给了我很大的利益,想学佛,但过去的阴影无法忘记。垦请仁波切开示,我该怎么办?
仁波切答:他应该修四无量心。愿众生快乐。愿众生离苦等。

问题9,弟子近来对“深入法性海”这句话颇有些体会,每天观想世间人事物品都好像是微粒子幻化组合而成,所有的事物都可以与之互相沉浸融合。但怕长期这样观想习惯后,会形成断灭见,这种执着会更危险。所以想祈求上师开示如何进行正确的清净观和空观,而不至于走入断灭邪见!
仁波切答:她应该读《宝性论》。这也是为什么应该研读空性的特质。空性不是虚无。
  问题10,有古佛再来,说明涅槃之后还有独立的意识存在吗?
仁波切答:不是,(涅盘之后)只有智慧,而不是意识。古佛再来是凭著他们的悲心,他们的祈请,她们的愿力,与一般众生不同。
  问题11,成佛之后看宇宙 是不是就像看着电脑游戏,可以选择玩或者不玩?
仁波切答:我们会这样解读,但成佛之后真正会发生什么事,是完全超乎我们正常所能理解的范围的。
  问题12,众生不断成佛,诸佛无休止的广度众生,为什么众生却永远度不尽?
据说是因为众生在不断产生,那众生是从哪里产生的?
仁波切答:我觉得像「有多少众生?」、「有多少佛?」这一类的问题都是永无止尽,且无法回答的。但是对我们这种凡夫的心来说,你可以说因为有很多很多的众生,所以有很多很多的佛。我们只能用像「很多」这样的字来形容(众生和诸佛),但其实它没有太多的意义。

问题13,我们本来即是佛,为何不能安住,要起妄念进入轮回?我们既然进入轮回,为何不能安住,要修行成佛?为什么要先离开家,再回家 这样来回折腾 ???
仁波切答:你的问题就好像是问如果在实相上杯子是干净的,我们为什么会需要清洗它?在实相上,在究竟真理上,我们并没有二元的想法,只有在相对层面上是如此。这就好像有一个人做了一场被大象攻击的恶梦,隔天早上你问这个人,大象是怎么到你的梦里呢?

问题14,真正的空性是不能被语言描述的,但为什么我们却有可能通过相对的语言去了解真正的空性?理由是什么?
仁波切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事实上文字和语言不能创造空性。文字、语言与修行的作用是净化各种使我们无法了解空性的染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事实上,就是在这一点,金刚乘有远远胜过其他修行之道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