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针对学生问题的回复(7)

问题1、噶举派的大手印、宁玛派的大圆满、格鲁派的大威德金刚以及禅宗的修行方法的区别是什么?还是说这些只是不同的叫法而已。
仁波切答:
   
没有很大的区别,但同时它们又各自有它们自己非常丰富的善巧方便与方法,而这些都非常的珍贵。

问题2、听人说最好是看佛经,不要看讲解。请问仁波切是否看别的法师的开示会对自己的修行产生干扰?很多时候觉得看佛经原著真的很难看懂,应该如何去做呢?
仁波切答:
    这不是真的。尽可能地去诵读越多的经书、经论越好。光光是它的加持力就非常广大。

问题3、有一件事情让我很纠结:我很喜欢您讲的只管打坐,但是我的师父说这并不适合我。师父说很多这些“普讲”的内容是针对于初入门的修行者。我想请问仁波切,是否像打坐这些所谓的实修的方法,还是需要一个老师单独教授弟子?
仁波切答:
    不需要。

问题4、我要怎样处理自己无法满足别人对我的预期时的罪恶感?
仁波切答:
    在我们到达一地菩萨之前,我们都不可能满足别人对我们的预期。即使你已经是一地菩萨,你也还是无法完全满足别人。所以最好把你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发愿,升起善念,与发菩提心上。因为即使有时我们真的能做到为别人做些什么,它还是会在我们心理升起某种傲慢,而这也不必然是好的。

问题5、心里老是对大德起邪见,每天都很惶恐地念金刚萨埵和莲师心咒去消罪业。求宗萨仁波切开示我该如何做,如何对治。
仁波切答: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要去检视你的老师,而且是在你请他做你的老师之前。这在金刚乘里是比较严重的。如果你不是在修金刚乘,而且可以的话,你应该向这位老师坦承,这样做一直都是很有用的。

问题6、皈依之后,如果接触西方的心理学比如零极限所倡导的清理工具并实用他们的清理方法算不算背弃三皈依的誓言。
仁波切答:
    绝对没有问题!如果她有心理上的问题,我鼓励她这么做。光光皈依,不表示你肚子饿的时候,就不需要吃饭。你的问题和这个比喻是一样的。

问题7、轮回的过患究竟是什么?是无常吗?如果是“无常”,那么希望从轮回中脱离是为了“常”吗?但是“常”好象又没什么意义呀。
仁波切答:
   「常」也只是幻象。轮回的过患是把幻象当作是真的。

问题8、我总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我知道这样很不好,好想把自己放下。我该怎样做呢?
仁波切答:
    去回忆你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对别人的误解,与自己和他人曾经產生的误会,然后用这些事情来提醒自己你也不是完美的人。

问题9、男友与我分手后,我很痛苦,,在看过你的《正见》一书后皈依佛门。同时,我的前男友和他的新女友也皈依佛门,我们也皈依了同一个师傅,我们每周放生都能碰面,我现看到他们在一起很痛苦,我是否应该在一段时间里避免与他们见面,甚至可以为此牺牲一些放生的机会以及与上师见面的机会?我如何才能真正放下?
仁波切答:
    也许就几个月时间。

问题10、我是汉人,但是丈夫是藏人,现在我们已经分开,我的小孩现在藏地,因为我希望孩子可以在西藏那样纯净的地方受教育,但是孩子从小没有母爱,他会健康成长吗?我该怎么办?
仁波切答:
    先观察看看,看看他是否能健康地成长。(如果不行),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问题11、我一直有一个很困扰的问题,每当我观照到自己的情绪与烦恼时,知道这是我执和心的造作。便产生想要放下的执念,然而随之便会产生一个与之相对的“害怕自己放不下,它会一直时不时地来打扰我,我肯定做不到放下”的恐惧,并开始害怕自己无法解脱。对此我应该保持开放的心态和不理吗?这样的一种念头让我感觉力量强于其它任何念头,老是牢牢地抓住了我。我是不是应该对待其它念头一样不去否定压抑它?
仁波切答:
   
继续做下去,你可以放下的。你会的。

问题12、生活中,面对一些很小的事情,情绪会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爆发,因生气而造业,此时的业具足四力。每次都会念修金刚萨埵忏悔罪业,但这样的习气如何才能够从根本上对治?
仁波切答:
    要对治习气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这需要一段时间。要有耐心。就好像戒烟一样。所以每一次你能处理你的情绪时,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同样算数。

问题13、在读到的书里,“自我”是一个很负面的词语。它不存在;它是无明的来源;它使人愚蠢,陷入贪嗔痴;它有复杂精密的系统。然而,很难相信,佛教讲究不偏的中观,这样去贬低一个词语,到底为何呢?难道自我就没有一点好的方面么?佛陀成就觉悟,不也是从我执开始的么?执着那个关于生老病死的疑问,而最终达成正果?佛陀在寻求之路中有没有得知自己将要成一个“佛”的人物?他也是靠慈悲和菩提而成就的么?难道自我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么?
仁波切答:
    佛陀想要成佛,与自我一点都没有关系。事实上,刚好完全相反。摧毁自我才叫做成佛。

问题14、作为一个单身的女子,弟子对于婚姻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一切随缘而行。在这个过程中,弟子身为女性常常会被生理期的生理冲动而困扰。因年轻时有过自慰的行为,因此这个习惯即使在学佛后曾改掉,但是这两年又因克制不住生理冲动而复发。弟子很想了解:
    1、这样暂时无法克服的生理冲动而导致的自慰行为是否真的与居士戒中的不邪淫戒相违背?(弟子这么问也许首先是希望能给自己找一个心理安慰?)
    2、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降伏每月都会出现的生理冲动呢?
仁波切答:
   
1、不(这不违背邪淫戒) 2、发愿众生都能得到大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