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针对学生问题的回复(2)

问题1、非常想知道您对于目前社会上比较严重、普遍的青春期孩子叛逆,不听话,沉迷网络,厌学这样的问题的看法。作为父母应怎样对待这样的孩子?
仁波切答
    很不幸的,我们可能需要去学习如何用他们的语言表达。

问题2
、学佛应该首先从哪里开始,怎样入手呢?
仁波切答
    从学习、听闻、静思开始。

问题3
、百思不得其解三界唯心。科学界所说的“宇宙在膨胀”。以佛家的妙悟是怎样的呢?
仁波切答
    宇宙的膨胀只有在我们心里。

问题4
、在我们修学的不同传承的教法里各自的护法之间会不会有冲突?
仁波切答
    没有这回事。

问题5
、什么是自我? 人们常说:做真正的自己。如果自我是空性的,那么,那个所谓的真正的自己,也是空性的,都不具本质。而且放弃对自我的执着是修行者修行的主要内容,那么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应该怎样“做自己”?是不是那些标签,从“自私、邪恶”到“善良、仁慈”这些都要抛掉?我们放弃的对自我的执着,所指的自我,也即无明,具体可以指哪些呢?这个强调自我的世界里,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诸如“自我迷失”(我猜,这个问题是由过分的我执引起的)而又寻回“自我”的问题呢?
仁波切答
    当人们说: “做你自己”,通常他们指的是世间的事情。而你所指的空性则是佛法的范畴。
    你必须了解根本没有一个叫做“自我”的东西是你必须放弃的,但要了解这个道理,你应该读<入菩萨行论>,或许对你会有帮助。

问题6
、我们要如何修行才能超越累积功德与恶业的心呢?
仁波切答
    修空性 

问题7
、我想问的这个问题也许已经很老套了,作为一个敬仰佛陀的在家人,我曾经想过像很多佛陀的追随者一样,当一个出家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还是结婚了。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随着年龄的增加,我也逐渐认识到,人生的幸福在于修行佛法,家庭生活完全不能让我觉得满足。我期待着过一种独身生活,或者是出家。但是,因为觉得离开妻子是对她莫大的伤害,我又暂时没有勇气离开现在的家庭。现在我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我的妻子很希望生一个小孩,而我觉得,现实生活并不幸福,如果有了小孩,情况可能会更糟,所以我非常犹豫。我想知道,作为一个当今世界的在家人,我觉得修行佛法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可能在有家庭的情况下很好的修习佛法,并能成就吗? 我觉得和妻子之间没有爱情了,我是否还应该继续维持目前的婚姻呢?  我是否应该要一个小孩呢?
仁波切答
    问你太太,你们有了小孩后,你还可以出家吗?

问题8
、我是一名佛教初学者,然而面对如海的理论和师父,现在的自己疲惫而茫然,心里有很多困惑无法解答,因为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老师,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修习方法, 所以不敢轻易加入某一派别(请原谅我这么说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也不敢轻易的拜某个上师为老师(请原谅我的表达不力),以致自己越来越累越来越茫然,周围又没有人可以提供帮助,所以冒昧的打扰您冥顽不灵的我固执的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为了去西方极乐世界而修行,如果只是为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修习,岂不是建立在一种很自私的目的? 而自己却没有那么广阔的心胸为了万物众生而修行, 又不愿意为了自己一时的幸福或是金钱而去学习,所以很累,感觉自己没有什么希望。冒昧打扰您了。
仁波切答:
    先修习南传佛教。

问题9
、我看了师父的《正见》以后有个问题,既然无我,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有什么关系?他和我的佛性又是什么关系?
仁波切答
    在究竟的层次根本没有“昨日",而这个究竟的空性就是佛性。

问题10
、我目前修习《楞严经》耳根圆通的法门,可以做到第一层的“初于闻中,入流亡所”,后面就进展不下去了。最令我有收获的一次打坐是入座1小时30分钟后突然心中浮现出“不取于相,如如不动”的字句,于是内心突然感觉世间一切现象如同转轮一样都收摄到自己内心中,突然高兴得睁开了眼睛。从那天开始真正感受到所有世间一切相皆为虚幻,是我自心的分别错觉而已,不再轻易动怒、忧伤;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将“不取于相如如不动”这句话时刻提在心中,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自己的心欺骗了”于是渐渐扫除了之前的不开心和烦恼,我想我初步体验到了喜乐。但是,我最近每次打坐总是克服不了昏沉,从来没有如此艰难地和昏沉对抗,并且几乎每次对抗都失败,入坐一段时间后就会感觉眼前出现各种事情,自己知道不要分别,一旦分别之后我的意识就会追随现象而流转,每次追随进去一个念头我就会打瞌睡,导致我没办法在进入清明、安静的状态。越是安静的地方打坐就越感受到安静而昏沉。我该怎么办?
仁波切答:
    缩短打坐的时间。不要担心,别让现在遇到的问题让你失去修行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