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仁波切针对学生问题的回复(2)

问题1:解脱是在未来么?
仁波切答:
    是,但也可能是现在。
问题2: 生命是否真的是幻觉?一个人心安静下来了,轮回地域和西方极乐世界就不复存在了?
仁波切答:
    如果会消失, 那就不是幻象了。
问题3:
    是否我心里面把你作为上师,只要我对你充满信心和信任,即使我们没有遇见也没有任何的仪式,你也就是我的上师了呢?
仁波切答:
    我猜是吧。
问题4:
    “我和我女朋友都是佛弟子,一起受过灌顶有密乘戒。所以女友也是我的金刚兄弟。她很好,很多方面都比我好,但有时可能我比她更能容忍一些,当我和她对某事的看法不一致时,她发表她的看法时的态度很强硬,让我感觉自己的我执受到了挑战,如果我语气强硬,可能会发生争吵。为了避免发生争吵,我们意见不一致时我常常就选择沉默,或者表示赞同她的看法(不一定每次都是真的赞同)。但可能有时我即便选择沉默,她又会因为我的沉默而不高兴。
    每当她说话挑战到我的我执,我不高兴时,我想把她看作上师的示现,把她当做老婆仁波切,这样如法吗?
    感觉自己的智慧太有限了,不知道该怎么样能平衡好。因为如果我一味地妥协沉默,感觉我会失去自我和主见,而如果我不妥协沉默,我坚持自己的看法,怕会引起争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仁波切答:
    我个人会宁可选择去体悟一点,无论做什么,永远都只是你自己所想所感知的而已。”
问题5:
    信佛再加上自己的辛勤修习,能到达多少的解脱?
仁波切答:
    半斤。
问题6:
    请问菩萨戒和金刚密乘戒在发现自己暂时无法持守时可不可以先舍戒,然后等自己觉得信心和条件够了后再受持?
仁波切答:
    这样的态度很好,密乘的弟子就应该如此。
问题7:
    经由佛陀的教诲和我自己的观察,我已经明白一切和合皆无常,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对待世事变化呢?有时候会变得自欺欺人,有时候会非常冷漠,在具体行为上又难以养成习惯。
仁波切答:
    这是学佛必经的过程,继续下去。
问题8:
    一切皆空,我知道没有什么是特别值得挂记在心上,可是,我是一名学生,毕业之后还要继续工作,将来成立家庭,从事社会工作。做好一件艰巨的事情需要热情和动力,可是经由思维一切皆空,我开始怀疑我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因为一切在变,我追求的目标可能因为我无法完成那件事而不能实现),另外,在做一件事情遇到自己心态的改变,比如不再想做这件事,可这件事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那么我该怎样思维来让自己充满信心和动力呢?
仁波切答:
    没有意义不是空性。如果你认为一切皆空就是没有意义,那你还不懂空性。
您说到“我追求的目标可能因为我无法完成那件事而不能实现。”
仁波切答:每件事物都在变化,正因为如此,所以你有可能实现一件事。
问题9:
    在想到佛菩萨的时候,以及供养,供护法,回向的时候经常会冒出些很不净的想法(比如说出佛身血,以污秽污佛身等,而且这样对护法也会不断这样联想。越阻止越厉害,好像强迫症一样,越强力不让自己想,越会想,而且搞得自己很疲惫,每次念诵时都怕这样想所以很紧张,请师父帮忙看有没有解决的方法,而且怕这样的想象导致破戒!
仁波切答:
    诵读金刚经
问题10: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或迟或早对工作感到困扰,他们有自己的兴趣和志向,但是许多工作未能满足兴趣和志向,以至于为了应付生计不得不长期甚至一辈子耗在工作上。他们该考虑生计呢?还是寻找突破口链接到兴趣和志向?如果一时找不着突破口,如何在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上奋斗?
仁波切答:
    发愿。发愿有一天他们能做比现在更有意义又如法之事,他们能为自己所愿作些事。
问题11:
    我是一个烦恼很多的人,总觉得不应该去在乎某些事情,但就是改不掉,这些无关紧要的烦恼影响我去做我真正该做的事情!还有,每次我想要去做件好事,去帮助某个人的时候,开始想的就是要帮到某个人,是发自真心的,但是在自己付出之后,心里还是会想要得到某种回应,也会计较一些自己所做出的事情,知道这样很不应该,作为佛徒,布施,不应该是为了自己的功德,也不应放不下自己所做过的事,但我还是会产生这样的心理,请仁布切为我开示~~
仁波切答:
    发愿,发愿自己累积福德的方式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