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仁波切针对学生问题的回复(1)

问题一:
    我想脱离一切的苦恼和快乐,以达到内心的至真境界。为此我独自思考困惑已达一年之久,我如此思维,任何情绪的变化我都会觉察并对自己这样说:“不要被内心所欺骗,否则就是步入了轮回”,在打坐时,我只是觉知甚至于用高度的警觉来对抗昏沉,不对细微的念头产生分别,因为我体验到只要分别就会产生执取,只要执取就会令另我随念头所转而丧失清明。如上所述是我每日的思维,它他已经被我应用在生活和禅坐之时,不知是否正确? 我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就是自己为何不能明了世间的假象,仍然被不真的外物所轮转,即便是如上述的修行我似乎还有一个根本的疑惑,我觉得我仍然没有明了佛陀的奥义,我想解脱,但总感觉有一股力量在压制我的内心,让我用不上力。然而我的觉知又告诉自己不要有强烈的摆脱的想法,因为只要我还想着摆脱,那么就有对立的不能摆脱存在,仍然让自己在二元的对立中轮回。我苦恼,苦恼在于不能解脱,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我要冲破云层见到佛陀至真的内心光明并应用于万物。想到此处我就双眼湿润,苦于不能了悟和究竟解脱。
    关于您修行的方法…
仁波切答:能观照念头很好,但不要欺骗自己说你真得观照着你的念头,因为你这么想的时候,已经没有在观照了。 
    关于您说“自己为何不能明了世间的假象,仍然被不真的外物所轮转”…
仁波切答:因为我们的心还不习惯。
    关于您对不能解脱的苦恼…
仁波切答:如果你在花盆里种下一颗金盞花的种子,才过了一分钟,你就预期能看到它发芽,甚至开花,我想你对自然的法则也要求太多了。
问题二:
    “别的师兄说:在没有证悟空性的时候,末那识在我们有意识的时候必定时时刻刻都在作用,也就是说,我们这些没有证悟空性的人,所有清醒的意识。必定是执着我的可是仁波切,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观察自己好几回了,我每次在观察自己,或者在看书,听音乐的时候,我并没有仅仅抓住和执着它,并不是说无论何时都是有我执的。也就是我认为这个末那不是每次都起作用的。”
仁波切答:
    “末那识的确一直在哪儿。当你证悟了,那末那识就不存在了。即使现在你认为没有我在哪儿,但是“谁”在这样想呢?仁波切说你的问题需要知道是在什么情境下问的问题,但你知道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你应该阅读入中论。”
问题三: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经常想到死亡之后会如何的事情,当然我也了解了轮回中的种种。但是因为我的愚笨,并没能全部的理解和彻底的相信。我时常因为好奇心想要自杀去看看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自己知道自杀是很不好的事情,我也并非是因为生活得的太绝望了而产生这种想法。一个善知识跟我说,自杀后的人是很苦的,我表示不会这么做。但是我心里会升起很强的叛逆的心,觉得很好奇。想着既然我现在是空性的,地狱也是空性的,不过是一场噩梦,为什么不能尝试呢?梦不是都会醒来的么? 请问尊贵的仁波切,我怎样能消弭这种不合适的好奇,调伏这种内心强烈的叛逆呢?
仁波切答:
    找一朵美丽的花,看着它,一旦你自杀了,你就再也见不到美丽的花朵了。只是为了体验“没有花朵”的经验而自杀,并不是最有智慧的理由。
问题四: 
    因果存在与轮回里,那么我们修行种下善因也只是得善果,却不得逃脱轮回,故,何为轮回,又何为解脱?
仁波切答: 只要仍有因缘,你就仍受制于轮回。 (解脱既是没有因缘。) ;修行的重点是要超越善果与恶果两者。
问题五:
    是否没有上师修行就无法深入下去,或者会有一些不好的方面?
仁波切答:
    只有在密乘是如此。但即使在大乘佛教中,还是有导师比较好,这样才不会回走偏了。没有老师也不是一定不好。这就如去撒哈拉沙漠而没有向导,少了指南针。
问题六:
    我不知道如何用佛法的心态来处理自己的爱情。在我的感情经历中,我常常自觉伤心,并且为不能遇到合适的人而感到难过。有时我希望看得的淡些,于是变得十分被动,一直等待下去,有时候我尝试努力沟通,却为对方的逃避而难过。我希望自己能和一个人相互关爱地在一起,可总是不可能。我们该如何用佛法的道理来面对现实中感情交往的种种情况呢?
仁波切答:
    你一定要体悟到,即使我们原本所预期的结果,只实现了百分之十,都值得我们庆祝一番。如果你能作到这一点,你不仅了解了佛法,也能拥有一段感情。
问题七:
    “佛是什么?是一个有法力的吗?但是小乘基本又说佛只是佛,只是导师的作用,朋友说耶稣是life,而佛法是the way to the life”
仁波切答:
    看我的书。
问题八:
    “我觉得在大陆 只提倡念佛念佛 可是什么是佛法 我觉得现在大陆的佛法不是我想要的 我觉得佛法不只是在念佛堂念佛 还要很大一部分是爱或者说一种对所有众生的关爱 但是我们基本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说一心念佛”。
仁波切答:
    看我的书。
问题九:
    我有萨迦的上师 可是我有时候怀疑他有没有因材施教,好像想教每个人的都差不多,也没有教什么教理,我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仁波切答:
    如果你对这位老师仍有怀疑,不要从他哪儿接受教法。
问题十:
    我每天都有祷告,但是小乘好像说这个是没用的,我说佛是智慧,可是朋友说智慧有什么用呢?他的一切从上帝那得到,有上帝的指引就足够了,我反而感觉他很有坚定的信念,我却总是摇摆不定。
仁波切答:
    就因为你非常強烈地相信某件事物,不表示就比较好。小狗相信狗屎能吃,并不表示这就比孔雀相信能服毒好,就只因为小狗沒有片刻怀疑过狗屎可能不能吃。(注:在传说中孔雀能化毒为药,服毒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