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传承

自历史上的佛陀时代直至今日,不间断地有着许多大师获得证悟,并致力于教授他人趋入觉醒之道。公元 6 世纪松赞干布王起的几代之间,佛法从印度传播至西藏,并最终于公元 8 世纪赤松德赞王执政时期被确立为国教。在藏传佛法中,有认证证悟上师转世的普遍传统, 这样的转世被称为“祖古”(Tulkus)。他们因慈悲而转世,并延续前生的职责。“钦哲”就是 这种一个转世祖古的传承。

 

蒋扬 钦哲 旺波

(1820-1892)

 

 

 

“佛法诸乘之大车,无别爱生之友伴, 自在无偏教法义,诸教顶严我顶礼。"

——蒋贡康楚罗卓泰耶

祖古的传承圣者蒋扬钦哲生于 1820 年,被认为是一位卓越非凡的大师 —— 学者、宗教家、作者、出类拔萃 的禅修者。在青年时代,他游历了整个藏区,接受无数的灵性教授,包括濒临断灭的传承。据信他曾受教于同时代超过 150 位之多的佛教大师。年近四旬时,他隐居在位于东藏德格附近萨迦派宗萨寺的一间小屋内,尽其余生修持与掌握所领受的法教。

在很多情况下,他致力于恢复传承、撰写释论,并传授法教给具格者。他被认为是由 9 世纪的莲花生大师所授记的五位掘藏王中的最后一位,持有七种受命传承。他的著作集达 35 卷之多, 涵盖了宗教与学术的各个方面;同时,他与亦友亦徒的蒋贡康楚罗卓泰耶密切合作,编撰这位大师著名的《五巨宝藏》。

他是西藏不同佛教教法与佛教之前的苯教教法的权威。他摒弃派系偏见,鼓励自己的学生去领会一切现有传承的深奥。这一方式被称为“利美”,或“不分派运动”。他圆寂于 1892 年, 预言自己将有数位转世。

 

蒋扬 钦哲 确吉 罗卓

(1894-1959)

 

 

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诞生于 1894 年,被认证为蒋扬钦哲旺波的转世之一,并因接管宗萨寺而得名。一如前世,他从广泛不同的老师处领受法教,持有并传播诸多禅修传承。他扩增了康杰佛学院,在他的指导下,宗萨寺成为重要的学术中心。几乎那一代所有伟大的宁玛、噶举与萨迦传承的喇嘛,都从这位杰出的大师处领受法教。已逝的邱阳创巴年轻时曾见过他,回忆到:

“当我们抵达宗萨寺,发现那里的访客远多于常住者;他们来自藏区不同的佛学院,到此拜访这所专注于各种教授的佛学院。我们被安排留宿于寺内,约定次日接受钦哲仁波切的召见。我们一 行人以正式的见面方式拜见了仁波切,互赠了哈达等等;之后,上师与我单独谈话。他的房间与 前世钦哲所在时别无二致,似乎仍散发着前世钦哲的灵性之力。钦哲离开他的法座,面带微笑地坐到我面前的坐垫上。他全身散发出宁静、愉悦与温暖,但又透出一种威严。他的话语是如此深奥。”(《生于西藏》,1966)

宗萨钦哲仁波切于五十年代移居锡金,并成为王室的上师。直至 1959 年圆寂,他都居住于锡金皇室寺院。


顶果钦哲仁波切  扎西 帕久

(1910-1991)

 

顶果钦哲仁波切诞生于 1910 年,由伟大的上师罗迭旺波(Loter Wangpo)与麦彭仁波切(Mipham Rinpoche,又译:米滂仁波切)认证为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的转世。他的主要上师是雪谦嘉察(Shechen Gyaltsap)仁波切,同时,他也是蒋扬钦哲确吉罗卓(Jamyang Khyentse Chökyi Lodrö)的心子。在十几到二十几岁时,他隐居在康区的群山中闭关,之后,他被鼓励开始传法。邱阳创巴满怀深情地写下了他对顶果钦哲仁波切的童年记忆。

“我对他有一种亲近感,仿佛他是我的父亲一般;因此,我常常能既不害羞又无疑虑地同他谈话。 他视我为他自己上师的转世,但因为我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童,他会给我玩具与糖果。他身材高大, 举止高贵,从不慌乱。无论他做什么,都可被称为“圆满”,事实上,他超胜我见过的任何 人。他的著作同样非同凡响;此外,他还是一位诗人,具有讲述令人愉悦故事的天赋。” (《生于 西藏》,1966)

在离开西藏的岁月中,顶果钦哲仁波切成为佛法教育系统的砥柱,宛若无尽的教法之源。除了拥 有一位真正灵性导师的诸多品质,他也是“无我”与“布施”的典范——前往任何受邀之处传授法教。从晨曦至深夜,顶果钦哲都在不停歇地供养法教,他会在每天凌晨 2-3 点起床,修持佛法直至上午 9 时。尽管,毋庸置疑,仁波切始终安住于绝待之智慧中,但为了向学生示范如何修持,他花了将近 20 年的时间闭关。仁波切是不丹皇室的上师,也是尊者的导师。经由他的教授与印制许多稀有典籍,延续了在上世纪文明变迁中行将失传的诸多教授。他建塔立寺,创建了好几个闭关中心,包括尼泊尔的雪谦寺。已出版的个人的著作集达 25 卷。他于1991年圆寂。